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后唐崔协,长得好没文化,被取绰号“没字碑”,却仍然
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01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崔协,后唐明宗李嗣源时期,被任命为同平章事,位同宰相。崔协虽然是正经通过科举考试,考上进士进入官场的,人也长得一表人才,但这人风评不怎么样,为人不谦虚,喜欢夸夸其谈,在人才济济的朝堂上算是一个“没文化”的人,于是同僚们给他起了个绰号,叫做“没字碑”,意思就是虚有仪表而不通文墨的人。

明宗李嗣源登基不久,他的亲信,曾经和他一起征战,并且有从龙之功的安重诲,任左领卫大将军。安重诲位高权重,且居功自傲,在朝中任用自己的人,排除异己。而宰相任圜(huán)秉公无私,不与安重诲为伍,安重诲多次拉拢他都没有成功,就鼓动群臣,向李嗣源提议再拜一人为宰相,想要削弱任圜的权力。安重诲推荐郑钰,又有群臣的助攻,李嗣源就把郑钰提拔上来,当上了另一个宰相。

到这为止,安重诲的队伍明显更强大,可郑钰的身体却吃不消了,耳朵出了问题,没办法只能辞官回家,于是就上演了一场宰相之争。

任圜推荐跟他同样刚正不阿的李琪,但是李琪曾经弹劾过安重诲,所以安重诲反对李琪上位,可是后唐处于五代十国的乱世时期,人才实在不多,安重诲急起来只能推荐崔协。崔协在朝廷上口碑不好,同僚们一般不愿与他多来往,在《北梦琐言》中记载着这样一个关于崔协的故事。

那时崔协已经当上了同平章事,朝中有一个叫卢质的人,任职检校司空,平时特别喜欢喝酒。有一次在朝堂上,李嗣源问宰相冯道关于卢质最近喝酒的情况,忧国忧民的冯道表示,“卢质曾经到我家里做客,喝过几次酒,我也劝过他好几次了,凡事要有个度,不能酗酒,国家大事也是一样,平衡很重要,事情走到了极端就要生变。”

冯道的一番话极有道理,又体现出一个宰相心系国家百姓的情怀,大臣们听了都想给这位宰相点一个赞。偏偏这时候,崔协非要表现一下,他站出来说,“我看《食医心鉴》里写着:酒是一个很好的东西,不用加任何药物,就能够让人安神。”这话一出,朝堂上寂静一片,崔协的思想档次也在此刻暴露无遗。

首先,冯道说的话的核心早就不在酒上了,而是上升到了治国之道,隐约中还有对皇帝李嗣源的劝谏之意,其他人都听懂了,没有出来接话,等着李嗣源自己把话接回去,可崔协明显档次不够,思想还停留在酒这个点上。说的严重点,“酒”和“国家大事”两件事听进崔协的耳朵里,只留下了“酒”这个字,可见崔协真的不适合做父母官。其次,崔协那句诡辩论只适合跟亲近的人说,作茶余饭后的吐槽还可以算作幽默风趣,但在严肃庄重的朝堂上,崔协居然轻佻地拿出来侃侃而谈,实在是太肤浅鄙陋了!

崔协“没字碑”的名号果然当之无愧,可这样一个人,最后还是和冯道一起被推荐上位,冯道任中书侍郎,崔协任同平章事,官职如同宰相,任圜、冯道和崔协三人一同辅佐政事。崔协上任后,因为文才不够,写的奏章经常出现纰漏,即使有安重诲护着他,还是常常受到责罚。

因运气而得来的,总会因实力而失去,要不是崔协去世得早,他的官位总有保不住的那天,历史上也会留下更多关于他的“笑话”。而冯道就不同了,不但活了72岁,还先后做了后唐、后晋、后汉、后周、辽朝五代宰相,死后还被追封为追封瀛王,这才是真的实力派。结论

生活中,我们常常看见一些人貌似很有文采,对所有事物都能出口成篇、侃侃而谈,可有些人说的话,我们仔细一听,就能知道深浅。并不是所有出口成文的人都是有才华的,人有了一定的年纪,听多了见多了,自然对大多事物都能说到一番,可真正有学识的人,不需要到处显摆,也不一定总是长篇大论,说话的深度永远胜过字数和音量。而这个深度,并不是随便看几本畅销读物,听几次“专家”讲座,或者收集一些道听途说的言论就能够达到的。智慧从思考中来,需要专研、需要沉淀。而增长智慧最好的方法,就是学习历史,向前人借鉴经验,与他人交流心得,高尔基曾说“历史是知识分子文化活动的结果”,通往智慧的路就在于此。